北體人物

北體人物

徐英超


徐英超中學畢業后,考入北京高等師范(師范大學前身)體育科。1919年大學畢業后,在北京河南會館辦的河南中學謀得一職。由于訓練有方,他組織的學校第一個籃球隊奪得北京市中學籃球比賽的冠軍。從此,河南中學出了名,徐英超也出了名。一時好幾個大學、中學爭著請他任教,但是他還是回到母校——北平師范大學任教。作為講師的徐英超好學肯鉆,講課又好,被學校看中,送他去美國留學,并作為中國體育考察成員到柏林參加第11屆奧運會。

91535637654646b7b3aa4f8bf004a20f.jpg

中國隊比賽的相繼失敗失利,喚起了他體育報國的初心。奧運會結束后,他西行美國,在春田學院攻讀體育專業。2年學習期間,他銘記使命,埋頭苦讀、分秒必爭,汲取體育學識。每逢假日,同學們遠足郊游、舞會、電影,他都留在圖書館與知識和理論為伴。他以優異成績獲得了碩士學位,并繼續攻讀博士學位。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國內音信杳無,經濟來源斷絕。1938年他被迫輟學回國,看到被日本占領的北京到處是苦難和屈辱。他以養病為由抵拒了北京偽師大的優厚職位,與家人繞道香港與越南奔赴大后方。行程中他接受了籌備四川體育師范專科學校的任務,在四川江津平整校園,河灘背沙石、建場地、搬器械、裝設備……內遷西安的母校幾次來電催促,體專師生們仍不舍其離開。徐英超一直說:“我回去一陣還會回來的!”同學們把行李扣下,才依依不舍地送別他,不斷地叮囑他早些回來……

徐英超跟隨母校先后在城固、蘭州西北師院任教,完成了“體育測驗”初稿,并將留學時學到的概率論引入到體育研究中,首創了“體育統計”課程。抗戰勝利的喜悅之余徐英超開始反思,多年來,他從事體育是為了救國,但體育能否救國,欲達此目的,必須另找新路。

解放區之行是徐英超思想大轉折的開始,也是大轉變的關鍵。1946年9月2日,在徐英超的率領下,由200多人組成的“國立北平師院復員師生赴平團”乘坐馬車出發了。到了邯鄲開歡迎會,由邊區政府主席楊秀峰致歡迎詞。楊秀峰和徐英超同是師大畢業生,而且當年兩人同在一個足球隊。故知久別重逢異鄉,恍如隔世。楊秀峰身著土布制服,腳穿家做布鞋,不知道的會以為是個工友,誰還看得出他曾是留法學生、師大教授!徐英超眼睛看著,心里想著,共產黨里竟有這樣有學問的人。他在邢臺參觀了北方大學。盡管缺少教授和圖書儀器,但在內戰日緊、極端艱難的情況下,共產黨還重視教育,重視知識分子的培養,這不能不引起他的深思。北方大學為了歡迎遠道而來的過客,舉行了感人的歡迎大會,演出了話劇《白毛女》。大家無不為劇情感動落淚。十幾天所見所聞無不感人至深,對共產黨有了初步的認識,受到深刻的教育。

在解放區的耳聞目睹發人深省,歸來后,徐英超思想上發生了很大變化。回到北京以后,徐英超決心“要做一個志士”。他對國民黨口誅筆伐;對共產黨熱情贊頌,支持學生運動,反動派恨之入骨,欲置之死地而后快。1948年4月9日深夜,100多名暴徒特務闖入師大,抓走8位同學。這就是學運史上罕見的“四·九血案”。徐英超義憤填膺,發動召開教授會,嚴加聲討,深夜帶領學生到國民黨行轅示威。當夜,8位同學被營救回來。同年12月23日夜,徐英超全家在睡夢中被敲門聲驚醒,十幾個暴徒的手槍對著他喊:“不許動!”把他架出去,押到西單舍飯寺“中裕旅館”的一個秘密房間里。當天夜里,特務分子對他毒刑拷打一直到天亮。結果,敵人大失所望,什么也沒有撈到。第二天,他被轉移到西城府右街,又被長時間的酷刑逼供。更駭人聽聞的是,敵人把他倒背著吊起來,用腳亂踹,用燒紅的鐵條亂燙全身,直到血肉模糊,幾次昏死過去,敵人什么也沒有得到。兩天后,敵人又叫他寫“坦白書”,他寫的卻是“絕命書”。徐英超在回憶中說,寫完“絕命書”后反而輕松了,死我一個也不能連累別人。1949年1月13日,徐英超獲得釋放,接回家時已不能行走。師大地下黨派穆靜貞(體育系學生黨員)、崔澤(體育系學生民主青年聯盟盟員)等來看望。當他知道師大地下黨通過學生自治會的黨員設法營救,特別是“北京和平解放談判”中共代表曾義正詞嚴地向國民黨當局提出:“不許殺害徐英超教授”才得以出獄,他更抑制不住對黨的感激和向往之情。他說:“共產黨救了我一條命”。幾十年來,歷盡艱險,“如今才懂得只有共產黨能夠救中國。”1949年7月12日,徐英超被批準為中共候補黨員。

解放后,體育事業呈現出興旺景象。徐英超為北京師范大學體育系主任。全國體育總會籌備會成立時,他又被選為副主任委員。1950年,他率領中國第一個體育考察團,前往蘇聯訪問。教育部設想于 1952 年成立“ 中央體育學院”, 但是由于時間太緊迫, 所以根據中共中央和政務院的指示精神, 于7 月決定先成立“ 中央體育學院籌備處”由徐英超任主持籌備工作。“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這正是他幾十年夢寐以求的,也是他畢生為之獻身的工作,他把毛澤東同志這一題詞掛在書房里,當作座右銘。

籌備處組建時面臨兩大問題:一是如何組成一支教師隊伍, 二是需要選擇校址。相比之下,教師隊伍更重要, 組建難度更大。1952年時,不到30 人的教師隊伍, 怎么承擔得了次年即將招收的560 名新生呢? 教師問題迫在眉睫。因此, 籌備處的主要精力是放在學校的教師隊伍的組建上。經籌備組多次向上級匯報,高教部、教育部、國家體委、財政部于8月31 日下發了《為調整若干高師體育系科, 成立體育學院的聯合通知》:“為了逐步解決目前全國體育師資與工作干部不足的問題, 擬以幾個高師或大學的體育系科為基礎, 在中央及各個行政區分別成立體育學院。… … 以北京師范大學體育系為基礎在北京成立中央體育學院。” 這是三部一委批準正式成立中央體育學院。于是,時任北師大體育系主任的宋君復帶領其幾乎全班人馬到先農壇體育場與中央體育學院籌備處合一, 教師隊伍問題才算得到初步解決。

籌備處在臨時地址先農壇體育場開始辦公的同時,即開始著手選擇新校址的工作了。徐英超親自組織人力進行新校址條件的研究和選擇, 并且帶領人員到實地考察情況,左看右察, 最后從清華大學向北, 沿著圓明園舊址東沿的農田小路北下,先看到了一條從圓明園流進清華園的小河,繼而看到從圓明園向東流去的一條小河,再走又看到了自西向東遠遠流去的清河。河的兩岸平坦開闊,有發展余地,南岸還有兩小片松柏樺林。這正和徐英超之意:遠離城市喧鬧,而且有水有樹,適宜學生靜心地學習,似乎是“世外桃源”。

1953年1月1日,中央體育學院在先農壇舉行了開學典禮。1954年1月2至3日遷入新校址。1954年, 根據當時中等體育教育發展的需要, 學校還設立了3 年制中等專業科, 共招收了247人。學校對這一學制很重視, 由徐英超兼科主任。由于這批學生的文化程度和技術水平均較好, 所以當他們1957年畢業時, 允許報考剛剛設立的本科4年制運動系, 他們中的大部分成了運動系的第一批生源。根據這批中專科學生質量較好的情況, 學校總結出了“從小培養”的經驗, 于是從 1958 年開始, 設立預科 (后又增設“小預科”,相當于初中)。

1963年,徐英超對新中國成立后學校招收的首屆統考研究生十分關心:他看到研究生宿舍里沒有臺燈,就把家里的臺燈給學生,要求學生多讀書、多記文獻卡片、多寫讀書筆記、多寫學術日記等。徐英超在生活上對學生格外照顧。但在學業上卻對學生非常嚴格。徐英超要求學生要交兩個好朋友,一是圖書館,一是運動場;要保持三點一線的生活軌跡,即“場(運動場)---館(圖書館)---室(教研室)”(由于是一對一授專業理論課,因此都是在教研室上課)。徐英超經常說,“三點一線,線繃得越緊,三點越緊密,人就越有出息。”他毫不含糊地對學生說:“畢業論文一定要達到蘇聯副博士和美國博士的水平。”(當時,我國尚沒有碩士、博士學位政策)。

1965年徐英超寫出了一本20萬字的學術著作《體育統計方法》初稿(1981年正式出版發行)。這本書創立了一個學科的新分支,被公認為體育科學中的權威性著作,他也成為中國第一個專門研究這個學科的學者。這本專著發行后,自此全國所有體育院校都開設了這門新課——該書已經被美國巴森圖書館永久收藏。

1971年,他又著手編寫第二部學術著作———“論體育”。1972年借“復課鬧革命”之機,徐英超提出下中小學做體育教育的調查研究。當年,徐英超走了三省兩市(河北、山東、江蘇、北京、南京),調查了近70所學校;1978年為了籌備“揚州會議”,又調查了江蘇、上海的53所中小學。這一系列的調查研究,他堅持不坐軟臥、不乘飛機、不坐小臥車,而是坐硬臥、硬座,甚至每到一處都自己騎自行車調查。雖然年事已高,但徐英超不辭辛苦,白天調查、晚上整理資料,經跟學生反復多次商榷后,徐英超提出了“體質教育”的指導思想,并向時任教育部部長蔣南翔、副部長劉雪初提出對策建議。這為對學校體育工作產生深遠意義的“揚州會議”打下了理論基礎——提出了衡量學校體育質量的主要標準就是學生體質的好壞。

1977年至1978年間,徐英超不顧77歲高齡騎自行車調查了24所中學,取得了第一手材料。根據這些材料,徐英超寫了三個“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方案,得到了不少體育教師的稱贊并在北京第十九中學進行長期的試驗,使得這個學校的學生體質和精神面貌有了明顯變化。大部分學生能夠基本掌握自我測量方法,體質普遍增強。他根據大規模的調查研究和科學試驗,寫出了論文《體質考查的實驗設計和鑒定》。這篇論文涉及了全國范圍內廣泛存在的問題。

1979年,徐英超在北京體院主持建立了體質教育研究室,把體質教育問題作為一門科學進行研究。此外,他還兼任北京師大體育系名譽系主任,親自講課。按他的“十年規劃”,頭五年自己親自干,后五年帶幾個人。他希望看到中華民族的體質能一躍而居世界之巔。1983年又完成了《體質教育研究初論》。這本書總結他從教60多年的經驗教訓,為體質教育研究提供了一本必備的參考書。徐英超為增強中華民族的體質嘔心瀝血,晚年更加孜孜不倦,勤奮著述,他把一生都獻給了體育教育事業。

西甲视频